Twinkle BEAR_

May all the beauty be blessed.

【枭羽】行于黑夜 chapter4·上

末世异能特工AU 第四章5k+撒花

阿巴阿巴鸽子我回来了 这两天沉迷奥运会无法自拔

如果等久了的妈咪建议直接私信踢我让我不要不知好歹(bushi



——————


“这次的七氟烷浓度是不是高了点?不到一分钟就晕过去了。”


凯亚将杂物间大橱里多余的物品请了出来,架起吸入七氟烷后陷入昏迷的服务员塞进去。给这位无辜的小伙子调整了个看上去舒服点的姿势,他轻轻叹了口气拉上了橱柜的门。


“没问题的,应该是个人体质不同的关系。”安柏解释道,又确认了一遍药量让凯亚放心。


杂物间里堆满了一箱一箱彩灯串,凯亚这一系列动作后原本还算整齐的拖把杆子随意地散开交叉在一起。本就不大的空间霎时间有些挤脚,让他不得不贴着墙角赶紧解开领口透气,脱下外套露出裹在里头的工作服,把弯在胸口的那束头发抛到背后。藏在人群中便衣保镖视野盲区还算紧凑,这样找个机会一鼓作气,以服务员的身份混进鱼龙混杂的酒吧里应该问题不大。


巨蟒这个名字,真是听起来就觉得别扭。凯亚从接到任务开始就一直在吐槽这次的代号。


“这种非法注射型药剂刚流传于市不久,还处于试用阶段,并没有人赋予俗名。结合情报组发来的试后反应,接种方皮下的青筋脉络飞快迸起,形状酷似蟒蛇密集的鳞片。”荧当时是这么解释的,发来一张接种人状态的示图,用手嘶溜地比了个蛇行的轨迹,“怎么样,作为你们的天才队长,有没有被我强大的描述力折服?”


“完全不是一回事嘛,你这个比喻真的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


“亚尔伯里奇,再有异议我就把你扔到训练场给见习兵当沙包。”


好吧,乖乖闭嘴的结果确实差强人意。


“戴因斯雷布会在206号包厢进行面谈,安柏提前安置的侦察机也拍到他从后巷外面的铁架套梯上去直接进了二层。”琴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冷静,就算只从耳麦里听见声音也能联想到扎着高马尾的金发少女专注的样子。


“合作方的车停在南边街口,这边谈判的人员刚下车,比较谨慎,带了五个保镖。”迪卢克这次负责外围观察,估计是趴在附近建筑的天台上,阴天的大风呼呼掠过麦克风,在安静的频道里显得有些嘈杂。“达达利亚就坐在对面的咖啡馆门口,一会他来接应你 。”


“这咖啡又焦又苦怕不是速溶的?还卖那么贵?回头记得给我报销啊荧队。”


“你自己非要去消费一下装英伦绅士的!不批!”


“安静。时间差不多了,凯亚准备行动。”琴又厉声呵斥了一句,两个斗嘴的家伙一下子没了气,愤愤地哼了下作罢。除开荧正经发挥她领导能力的时候,凯亚真的怀疑琴才是队长,她这个副队训话的时候荧都不敢吱声。 


“收到。”


档案的卷宗凯亚其实已经翻来覆去读过好多遍了。无非是一些戴因斯雷布这个人过往在西欧的一些事迹,细看他作为主领导带来的影响,可以说都不容小觑。但属于他个人的资料却一直是片空白,除了记录在案的H-18接种日期,其余的就像铅笔字被橡皮漫不经心的擦去,留了一块被橡皮屑包围的突兀痕迹,引人注目却又不从而知。


守在门外保镖必会对伪装成服务生来送酒的凯亚有所提防,能顺利通过的话再幸运不过,如果在门口就被拦下的话,强攻进去并不是好的选择。


荧再三强调了一点,虽然这次的任务肯定避免不了与保管交易物品的戴因斯雷布的接触,但无论拿不拿得到药物样本都要尽力全身而退,和他耍凯亚那套小聪明并没有什么胜算。在要送去的红酒瓶塞里藏的特制气体,只能暂时影响感官,并不阻碍异能的使用。出发前服下针对气体的抗药现在应该已经起作用了。


“虽说算不上什么重要的会面,但我搞不懂为什么要在一家酒吧进行?”凯亚拂过那瓶原本的红酒精致的包装,年份和庄园的品控都很不错,不是在执行任务的话,他可能会选择直接打包带走。单手夹着动了手脚的替换酒,从杂物间跻身而出,靠在半掩员工通道边瞄了一眼门外喧闹的舞池。


“整栋楼实际上都是tarantula名下的财产,邀请别人到自己的地盘上谈合作最保险不过了吧。”荧的讲话声不大,频道里叽叽喳喳讨论晚上去哪喝酒的兴致好像更高些。


“听说汉诺威大街上有一家不错的意大利菜。”


“如果有布拉塔奶酪配无花果沙拉下酒的话就更好了。”


“琴呢,要不要一起去?那里的披萨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好了好了,这次结束我请客,大家现在开始认真工作。”将红酒放进提前准备好的推车里,凯亚听见频道里呼喊着荧队万岁的欢呼,也跟着起哄了句好耶。



舞池里挤满了随着节奏舞动的年轻男女,硕大的灯球在天花板中央转动着,每个银白棱面都反射着亮眼的彩光。现场DJ播的音乐音量很大,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耳边不免有些吵得过分,但顾客热情高涨、成双成对的互动又给他的行动带来了一层很好的保护色。凯亚推着酒水车避开目标安插的眼线视野,绕过人群直奔另一边的电梯房。


电梯门完全闭合的那一刻,他飞速按下二楼的按钮,没有差错的开端让心里那块拎着的石头分量轻了些。“顺利进入电梯。”得到琴的回应后,凯亚正了正白衬衫前的黑领带,从服务员身上脱下来的这件黑色的西装马甲意外地合身。


楼上都是一些类似客房的套间,整体的装修亮堂宽敞了许多,与酒吧昏暗中弥漫着灯红酒绿的氛围截然不同,隔了楼层传来酒吧里音乐闷闷的响声显得这里更加安静。


二零六很容易找到,门口的保镖得知他要送酒水进门的时候脸上的不悦显而易见,凯亚只是耸耸肩表示这是预定好的不送进去他很难办。


“外面什么事?”一个略微沧桑的声音传来,应该是交易客户那一方。门从内半拉开,凯亚粗略地扫了一眼,里面只开了茶几边的桌灯,两侧的沙发椅坐着一个金发的年轻男子还有一个梳着背头脊梁微蜷的中年人,三个保镖站在中年人身后稍息。最终目光停留在戴因斯雷布手边交易的铝箱短短一瞬。


身旁的保镖毕恭毕敬地向里面鞠了一躬,瞄了眼站在原地一副坦坦荡荡的凯亚:“老大,是戴因先生订的酒水,要让服务生进来吗?”另一个就没这么好脾气地钳住了他的肩膀上下打量,狐疑的眼神看得心里多少有些不适。


“抓住机会。”琴提醒道。


凯亚心领神会,摆出赔笑的表情摆摆手:“这红酒的醒酒方式比较特殊,需要准确地把控时间才能发挥它最佳的风味。”


“无妨,既然是戴因先生准备的,哪有不接受的道理。”


凯亚正要推着小车进去的时候,被一把拉住,对上了刚刚盯着他的那位保镖强硬的态度,“搜身。”无奈之下他抬起手臂接受了检查,好在身上并没带什么东西,搜身的保镖互相对视一眼,扒在他臂腕上的手悻悻地收了回去。


房间内比想象中要更闷热一些,中央空调的排气口挡板有些松动,随着缓慢的气流一颤一颤发出微弱的声响。中年人在抽烟,干燥的空气中弥漫着尼古丁焦苦的味道,光闻着就有些熏人。凯亚紧贴着推车杆的手心出了写汗,经过戴因斯雷布身侧的时候,他的呼吸确实僵了一瞬。金发男人抬头瞥了他一眼,湖蓝色的眼睛里并没什么波动起伏,只是在他的脸上短短停留了片刻,淡淡地将视线移开。凯亚心里也迟疑了一秒,确实没有认错人,戴因和他对视的时候两个人心里肯定都各自有所顾忌,但戴因的表现却和自己想象中的大相庭径,就像他看穿了自己的目的,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懒得阻止的样子。


耳边传来了荧的催促,凯亚顾不得那么多,低下头准备假装开酒按计划刺破木塞中的气囊,就在海马刀的螺旋钻头就要碰到瓶口的时候,他听见戴因斯雷布轻笑着说,“看来今天不止您要找我麻烦,诺尔顿先生。”


“您既然答应了这次面交,我们当然不会浪费这个机会。”凯亚的余光看见中年人啧了一声将烟身捏在手里,把还燃着的烟头朝烟灰缸戳了下去,转了几圈直到熄灭,脸上的笑意也随着吐出的灰烟慢慢褪去。“您从一开始就明白 。只是可惜了您准备的好酒了。”


“如果你们提出的合作难道是暗中背刺的话,那我还真不知道。”


“这是个警告,戴因先生。你们的手伸得太长了。”一声子弹上膛的声音,那位被称为诺尔顿的中年人举着枪缓缓站起身,枪口对着对面表情意味深长的戴因,示意身后的保镖去拿走他手边那只放着药剂的箱子,“欧洲对于异种人的制度不能再有任何的改革,我们经不起这样的损失。”


“勃朗宁m1903......希望一会你的枪法能配得上他的优秀。”戴因歪了歪头,望着那把指着自己眉心的手枪,勾起嘴角打了个响指。戴因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快速化为虚空向四周散去,这一切对凯亚来说发展得都有些过于荒唐,他清楚地感觉到有一个熟悉声音随着戴因的消失在他脑海中响了起来。


“旅途愉快,凯亚.亚尔伯里奇。”


是戴因斯雷布。


戴因斯雷布原来坐的地方留下了一张诡异的图案,凯亚瞟了一眼就认出那是tarantula的标志。诺尔顿见怪不怪地捡起来揉成了一团朝茶几边的垃圾桶丢去,骂了一句:“被摆了一道,撤!”


“不对,警局的人怎么来了?”频道里传来一声达达利亚的惊呼,紧接着几个保镖簇拥着诺尔顿就夺门而出,凯亚两头难顾只能迈开步子不远不近地跟上。


“怎么回事?”疑问刚脱口而出,凯亚就听到楼下一声枪响,电子音也戛然而止,心里暗道不好跑到楼梯间的窗口向外看去。不下五辆的警车围在了酒吧门口,穿着防弹服的警察正在疏散着受了惊吓的群众。


“警察不久前接到了匿名举报非法交易?群众不可能知道这件事!”安柏很快截取到了警署的信息,尾音慌乱之中有些颤抖。


“可恶,我靠近不了现场。”达达利亚那边的信号因为现场的混乱变得极其不稳定,滋啦滋啦的电流声和背景中警察维持秩序的大喊缠在一起。


凯亚这才明白刚刚为什么诺尔顿说被摆了一道,气急之下重重的一拳敲在了窗沿,“是戴因斯雷布自己报的警,这场交易双方另有所图。”眼前浮现出戴因的幻影消失在空气中前玩味的笑容,脑内又剧烈疼痛起来。脚下的力气像在被一点一点抽走,他只能一边靠着墙倒气,不断闪回的片段再一次覆盖过他的意识,恍惚中有人拉着他的手在草地上一路奔跑。


“我来和警署沟通。”荧的声音像一颗小石子拨开涟漪坠入平静的湖面,溅起的水花不高,却将他拉回了现实,“当务之急是拿的交易的药剂,凯亚。”


“明白。”现状不允许他在原地作多余的停留,酒吧大厅里又传来了激烈的枪响,凯亚撑起身子下了剩下半层楼梯,隐蔽在消防通道门口向外探去。


加上隐藏在大厅里的便衣,诺尔顿实际上带的人比预计的还要多,在和警察枪火交战的情况下,手下远远地掩护着他不慌不忙地向后巷的侧门撤退。他想起安柏侦察机里拍到的后巷外梯,以及刚刚在二楼走廊尽头不起眼的小门,对着衣角的麦克风喊了句“我有办法了”,转身就又上了楼。


支援的警察还没来得及赶过来,侧门并没有被包围,凯亚看准地形一个健步从二楼的栏杆跳到一楼的房檐上,稳稳地落地躲在了门后。随之而来的诺尔顿显然被刚出混战就横在自己颈动脉上的冰棱吓到了,怔了好一会才后知后觉地认出他是刚才的服务生。


“MSA消息还挺灵通,这次还真的两边栽跟头。”诺尔顿看到凯亚捋起袖子露出的小臂上有M的印记时,略显不快地向后缩了缩脖子,想离抵在他皮肤上的冰棱远些,被凯亚一个反手缴了枪倒空子弹,枪身也被收进口袋。


诺尔顿部下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凯亚迟疑了一下,砍在对方侧颈的手刀收敛了些力道,“抱歉 。”从晕厥的诺尔顿手中拿走了存放着药剂的铝箱,凯亚拎着箱子离开了这场闹剧。


“我拿到了。”


一路狂奔到几个街区外的巷子凯亚才敢联络达达利亚去约定的地点来接应,可反复喊了几遍也无人回应,正当凯亚准备打开手表里的投影重新链接信号时,出人意料的声音又一次响在耳边。


“看来一切都很顺利啊,凯亚先生。”


不过这次不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戴因斯雷布靠在墙边,似笑非笑地向他招了招手,“不用试了,他们听不见你说话。”


“没想到你还会通讯干扰技术。”凯亚本要直接一个大冰锥扔过去,想到了什么又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将指尖的冰元素收了起来,“想必站在这里的也不是你本人吧。”


“你问虚影的话,可以这么说。”


“为什么故意让我拿到这个?”凯亚晃了晃拎在手里的箱子,始终与对方保持两三米的距离“如果是虚影投射,你不必装模作样还让安柏拍到你从外面进去的录像。这一切都像你故意为之。”


“还有.......”犹豫半晌,他才支支吾吾问出困扰了他好几天的那件事,“那天下雪......遇见你之后缺失的那段记忆还有我口袋里莫名其妙多出来的戒指,我需要一个解释。”


“你想起什么了吗?”戴因没有接下凯亚提出的问题,只是静静地注视着他,深邃的目光牢牢地把他钉在原地,听到这句话的凯亚脑袋又条件反射似的疼了下,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你假装给我撑伞以后发生的事?那要问你。”


“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戴因面对凯亚的焦躁挑了挑眉视而不见。


“这是我个人的事,与你无关。”


“那我也无可奉告。”


“......”凯亚冲过去想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手穿过了虚影只抓到团空气,身体却又一次像没了重心一样倒了下去,箱子掉落在脚边,无力地跪在地上靠着手肘勉强支撑。


“看来你失联这段时间里有人很着急啊。”戴因摸摸胸口刚刚被凯亚穿过的那处,可惜地摇了摇头,真实的幻影又渐渐消散在空气中,“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凯亚一时间觉得虚幻和现实融合在了一起,戴因消失的雾气转瞬又变成了梦境里那个看不清样貌的男孩,向他伸出温暖的手。


没有由来地感到安心、放松,疲惫感像涨潮的海水一阵又一阵漫过浅滩,他顺着那束温暖摔进一个结实的怀抱里。阖上眼帘前似乎看见了视线里一缕红色的头发和那个模糊的轮廓重合在了一起。


—tbc—



评论(12)

热度(94)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