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 BEAR_

May all the beauty be blessed.

【枭羽】行于黑夜 chapter4·下

末世异能特工AU (大概是个长篇

这章主要是迪卢克洗完澡只穿了条裤衩被凯亚看光了(bushi)

困死了我睡觉去啦💤


——————





杀戮。


血色染遍里视线所及的每一个角落。


似乎有一只骨瘦嶙峋的人形生物尖叫着扑了过来,枯柴般的手死死箍住手腕咬在了他的肩胛。他感觉不到痛意,下意识地踢向那个东西的腿部,趁其踉跄倒地之刻踩断了他的肋骨。


他低下头,看见了唯一清晰的事物。一双尚且稚嫩的小手,掌心布满了未干的鲜血和细小的伤痕。


刺眼的光渐渐散去,亮堂的房间被蔓延而来的黑暗侵蚀,他向着那点几乎快要被吞噬殆尽的白色跑去,脚踝却再次被一双干枯的手拽住。他回头,看见无数张扭曲的脸哀嚎着朝他伸出手,想要把他拉回深渊当中。



再次睁开眼睛,眼前只有一片微弱的暖光,身下是柔软的床榻,凯亚花了三四秒才认出这是昨天在支部附近的暂时以假身份作掩饰订下的客房。暖气开得很足,裹着酒店里那种干硬的被单,刚从梦境中醒来的他背后出了不少冷汗,连元素影响之下冰凉的体温也有些燥热。


耳鸣伴随着一波又一波眩晕击打着凯亚的神经,他想掀开被子坐起来缓缓,撑起的手肘还没发力,酥麻的酸痛感就攀上了全身。脑袋重重地摔回枕头,凯亚有些泄气地瞥了一眼床头柜上那盏暖黄色的夜灯,旁边靠着一只小小的兔兔伯爵,还有工工整整叠好的眼罩。


又让他们担心了吗?


侧身够到了那只刚好可以握在手里的公仔,凯亚揪了把兔兔伯爵软软的耳朵,隐约想起了上一次清醒时发生的事。灰沉的天空压着厚重的乌云,亦远亦近的脚步声,还有戴因斯雷布令人捉摸不透的表情。


像平滑的冰面裂开了一条小缝,触碰到昏迷前那条模糊的记忆线时,左眼的神经突突地开始跳动,让他揉着眉下的块闷痛的地方无奈停下了思考。


左眼并没有什么眼疾,但每当它因为一些未知的原因引发钻心的疼痛时,这就有些麻烦了。这东西也是凯亚入编MSA以后才露出的头角,好在遮住左眼可以减缓它所带来的不便,他渐渐养成了出任务时戴眼罩的习惯。不过眼睛被遮住的感觉可不怎么舒服,通常休息的时候他马上就摘了下来。


唰的一声开门声在沉闷的空间里格外响亮,凯亚脑袋探出床围望向声音来源的走廊,一抹红色昏暗的灯光下出人意料地晃眼。


迪卢克像是刚洗完澡,脖子上挂着一条白色的毛巾,只穿了条薄薄的短裤,赤裸的上身暴露在空气中,还挂着零零星星的水珠。半干的红发肆意散落开来,盖住了光洁的背部,小臂上的肌肉也在发丝的缝隙间若隐若现。


纵使住在一个屋檐下,凯亚也没什么机会观赏室友大衣下硬朗的曲线,最多只是在迪卢克淋浴时进去拿东西,目光不自然地瞟几眼浴帘后模糊的轮廓罢了。突然整这么一出,他着实有些茫然无措,不知该作何反应。


“醒了?”


迪卢克握着毛巾两端擦干后颈,看见凯亚手里捏着兔兔伯爵怔怔地微张开嘴,皱了皱眉头走到床沿,抓着他的领口把整个人重新严严实实地扯进被窝里。转身在堆满杂物的电视柜旁边窸窸窣窣地停留片刻,又端着杯水回来,听声音像是拆了什么铝箔纸包装的东西。迪卢克的五官在床头灯的衬托下柔和不少,但被这么居高临下地注视着,凯亚不由得将视线转椅到别的地方。


他承认迪卢克的身材是不错。光是下腹线条分明的腹肌就看得自己忍不住吞吞口水,不由自主地想伸出被子下的手,让指腹顺着这些因日积月累训练而造就纹理描摹下去。


不过这种想法的确很不切实际。


迪卢克似乎是注意到了某些不怀好意的眼神,不由分说地扳过了凯亚的下巴,掰开抿紧的嘴塞入两粒胶囊,然后一只手枕起他的后脑勺,顺势将玻璃杯的杯沿轻轻贴到对方下唇瓣上,示意凯亚同水一起咽下去。


“要看的话,自己网上找图看个够。”


“咳咳......我呸,有什么稀奇的!”扶着杯子正在喝水的凯亚听到这话呛了好大一口,忍着鼻腔的酸麻感怨愤地瞪了迪卢克一眼,“你给我喂的什么?我记得最近没有要追加的药物吧?”


上前想接过杯子的手被不轻不重地拍开,迪卢克的动作瞬间顿住了,凯亚许是知道自己的行为稍稍过分些,啪一下把杯子放到床头灯下,抬眼看向对方复杂的眼神,说的话也多了几分心虚。“算了,早点休息吧,我明天自己去问就好。”


他拉起压在咯吱窝下面的被单侧过身去 , 背对着迪卢克闭上了眼睛,半晌也没有听见身后有什么动静,正当他想扭头看看那家伙在傻愣个什么的时候 ,迪卢克有些低沉的嗓音吓了他一跳。


“只是用来应对精神控制后的副作用,我问荧要的,没有别人知道。”


“精神控制.......戴因斯雷布?”


戴因斯雷布在行动时两次动用了他的异能,只接受过几次精神方面训练的凯亚并没有毅力招架这样的强度那么久。他搜寻着记忆中最后的感知,失去意识前有一个人托住了他的后腰,衣物上有一丝熟悉的薰衣草味。


和自己经常买回家放在衣橱里的香包一模一样。


“来找我的人是你?”


他本想撑着床垫坐正讲话,左眼又一次阵痛使他不得不捂住眼睛倒吸一口冷气,咚一声倒在床头木质的靠背上,“那任务目标呢,你应该拿到了吧?”


“已经交给支部负责这方面的技术人员了。”迪卢克只是在凯亚惊异的眼神下撩开他额前细碎的头发,摸了摸额头,确认还是和平常一样冰凉后,转身走到衣架边取了一件白色的衬衫穿上。


“谢谢......”


被子的一角被捏在手里反复折叠摊开,凯亚低着头犹豫了一会,还是支支吾吾开了口。迪卢克对此只是微微别了下头,没有多说什么,拉开床尾叠好的一条被单,背对着他在床的另一侧躺了下来。


“有什么不舒服的就叫我。”


凯亚懵懵地点了点头,也自知没趣,轻手轻脚地关掉了小灯缩进被窝里,看着迪卢克散在脑后的头发,随着困意慢慢合上眼睑。



迪卢克很快就听见了均匀的呼吸,他转过身去,看着凯亚平静的睡颜,无声地叹了口气。凯亚的眼睫毛很长,随着气息的起伏在温柔的月光下显得更纤细。一只手比直地伸了出来横在俩人中间,占了大半张床。迪卢克凝视着对方的眉眼咬了咬下唇,小心翼翼地挪来自己的手,和凯亚的弯曲的指关节搭在一起,迟迟没有移开。


—tbc—

评论(19)

热度(93)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