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 BEAR_

May all the beauty be blessed.

【枭羽】Rosemary (R)

双a打里予站 有一丢cu暴!全文5400+ 现代AU 雷勿入 

大概是七夕贺文吧 我太鸽了 感谢@冥古白垩 妈咪的催促不然这篇下个星期都写不完 !

不会写簧文啊!!!别骂了!!!



—放个连段,求别吞—



迪卢克下午出人意料地等在自己办事的大厦门口,靠着车脸色不是很好,脚边零零星星躺着好几支被踩扁烟头,掐爆了手里那支烟的爆珠,叼进嘴里马上又要点一根。平时及时偏白但至少还有些红润,今天只感觉比他身上的白衬衫都要没有生气。


看见自己拎着一大袋文件出来的时候,迪卢克停顿了一下,将那只烟塞回了烟盒里。凯亚不由分说地抓过那盒烟收进大衣口袋里,还是蒲公英酒双爆,和凯亚自己的信息素一模一样。


“少抽点......你干什么?”训诫的话还没说完,迪卢克就连拖带拽把他塞进了车里,按下遥控器给副驾驶的车门锁上了保险。



显然迪卢克的火气原来是冲着自己来的。


足足有三十多分钟,车内两个人沉默得像哑剧一样,甚至没有一点点交流。


僵硬地坐在副驾驶上不敢妄言,凯亚早就注意到行驶的路线不是回家的路,周围的景色却渐渐熟悉起来。


“你知道了?”他捏紧了系在胸前的安全带,目光不自觉地瞄了一眼旁边那人的表情。迪卢克蹙着眉没有要回答的意思,握着方向盘的手有些青筋暴起,嘴里嚼口香糖的节奏也似乎变得更加焦躁。凯亚踌躇了会伸手要去拿放在仪表台上的口香糖罐,刚碰到就就被迪卢克一把抢过来扔到了后座,车内后视镜里能看见它轱辘轱辘在后备箱的隔板上滚了好几圈。


“你!”这个距离看来是故意不想让他够得到,凯亚啧了一声,下意识锤了下身侧车门上的扶手,翘着的二郎腿换了只腿在上,看着迪卢克的臭脸也莫名开始恼火。只能唰地扭头望望窗外有些渐渐染上黄晕的蓝天,太阳马上就要落下了,视线里渐渐出现了一簇簇苇絮。


一个只有他们两个知道的地方,芦苇荡畔水而生,偏远的郊区没有高楼,秋日里暖黄色的芦苇看上去异常温柔,远远望去仿佛这一片景致可以无边无际。自己常说,晚上躺在杂草堆里看看天上的星星,很多复杂的人情世故都可以暂且抛之脑后。


自从那个疯狂的夜晚之后,有什么烦心事他就会把迪卢克拉过来倒苦水,带几听后备箱里的啤酒,一起坐在河岸上发呆 。


后续wid 6✨8✨9✨4✨7✨7✨5


评论(16)

热度(239)

  1. 共1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