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 BEAR_

May all the beauty be blessed.

【枭羽】行于黑夜chapter1

正剧向末世异能AU 私设超多!

第一章5k+!庆祝枭羽tag超8000参与啦!

如果有什么表达得不清楚是地方请妈咪们鞭策我!

 人物背景设定后续会慢慢展开暂时先不透露啦

注:MSA (Mutant Spy Administration)变种人特情局

↓下面是正文



“凯亚?凯亚?”


达达利亚看着旁边凯亚毛茸茸的披肩,肉眼可见的暖烘烘,想伸手狠狠地揉一把。


然后他真的那么做了。


“该换班了。”


被肩上突如其来的重量闹醒,凯亚慢吞吞地抬起埋在臂弯里的脑袋,没有像往常一样去揪达达利亚的耳朵。


又做噩梦了。


梦里的他什么都看不清,迷迷糊糊感觉有人摇着他的肩正不停喊他的名字,穿过他的背后,大片的烈火不断上窜,把黑夜染成了赤色。他想开口说话,却发现自己只能发出沙哑的呜咽。


又是不属于他的记忆。


罢了,还有人在旁边,别想些乱七八糟的。凯亚捏捏内眼角,手放下时已经恢复了往常的嬉皮笑脸。“让我们行动组好端端来这破地方值班真的不是上面故意的?”他摸着鼻梁骨,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观察员都被叫去总部开紧急会议了。”达达利亚耸耸肩,调试着面前的设备,“这两天外围丧尸越来越多,前天西桥那个商区的意外你也看到了,病毒携带体潜入得神不知鬼不觉。”


“我知道。”凯亚听着达达利亚的陈辞,撇嘴摇了摇脑袋,“搞得整个港城都人心惶惶。等我这个点下班,家门口超市的厕纸、洗手液、消毒水肯定全脱销了。”


“他没给你准备吗?”凯亚听出了达达利亚话里有话。


“靠,我才不要用他的。”


“算啦,你们两个的事情我不插手咯。”达达利亚摆摆手笑得不怀好意,闪身躲过凯亚的友情破颜拳,一把捞过旁边的椅子坐下趴在桌上开始装死。


给值了整个白班眼睛一闭就开始打呼的达达利亚盖上衣服,他戴上挂在操作面版前指挥要用的头戴式耳机,凝望着塔外的景色。


深夜码头依旧在繁忙,货运的海船进进出出。商区华丽的霓虹灯逐渐关闭,家家户户的住宅也一个个熄了灯。


系统滴滴的提示铃打断了凯亚欣赏夜景的情致。熟悉通讯信号出现在屏幕上,GPS上直升机的编码飞速移动,不一会飞进了基地范围内。


安柏的机号?她不应该已经回去休息了吗?后知后觉凯亚才想起来,下午正在开会的时候,迪卢克推门而入问安柏借直升机去城市边境的安防部交接抗体,虽然被打断讲话的丽莎脸色不太好就是了。


“FB–221请求滑行降落安排。”


只听迪卢克冷冷声音就觉得空气也降了好几度,眼前浮现出每次安柏开着直升机回来几乎都要兴高采烈喊一声“兔兔伯爵号安全降落”的模样对比了下,凯亚心里啧了一口。


筛选找到空余的机位,他漫不经心报出了降落轨道和入库位置:“A56推进接C38入库,转13仓检查。”


“收到。”


然后便是一阵预想中的沉默。不对,也确实没什么话好说。


凯亚将揉了揉残留着睡意的眼眶,拉下贴近嘴边的麦克风,手顺势撑住了桌沿,望向视线里灯火已经褪灭一半的港城。


“晚饭。”


不知过了多久,冷冰冰的声音把他从缈无意义的沉思中一把拉了出来。迪卢克拎着一份基地食堂的盒饭站在身后,工作服换成了黑色的风衣,一只手随意地插在口袋里。


“啊,啥?”


“醒醒。”迪卢克并没有接话,侧身伸出脚背掂了掂一旁达达利亚屁股下坐着的椅面,可怜的小伙子没睡着多久就被颠醒了,嗷嗷抱怨迪卢克一也不绅士的表现,“别磨叽,上头叫你。”


“让不让人休息了。”达达利亚脚一跺,咒骂道。


“呵,看来你对上级很有意见啊。”迪卢克揣起手,冷不丁瞟了一眼那位被打扰小憩闷闷不乐的家伙。


“我可不敢。”达达利亚回嘴道,揉了揉头顶杂乱的毛。


“那你就是对我有意见了。”


达达利亚在迪卢克看不见的地方白了一眼,卷起挂在椅背上的外套夹在腋下,“我不想和你吵,莱艮芬德。”


“炖牛肉!”达达利亚刚咋咋呼呼跨出瞭望塔的门槛,凯亚就咔一声掰开了饭盒两边的扣子,瞧见里头大块大块还在从一缕一缕纹路中冒着热气的牛肉。


不得不说有些时候自己对迪卢克冠以老冰块的这个称呼确实可以暂时撤回。


“谢谢啦。”凯亚心里小声夸了夸这位室友的贴心。白天午饭没来得及垫垫肚子就被安柏拉去做上次任务的总结报告了,一下午空空如也的胃一直有股气在咕噜咕噜乱撞,刚刚还想偷偷摸摸溜去食堂看看意面有没有剩下的来着。


迪卢克抱臂盯着凯亚的眼神不易察觉地暗了暗,眼前的凯亚饿得狼吞虎咽腮帮子塞得满满当当,他的眉轻微一挑。


“我说,”耳畔嗦嗦进食的声音戛然而止,“你会常常梦见以前么?”


“我的过去没什么值得回忆的。”


“嘁......答非所问。”凯亚舀了口饭送进嘴里,咀嚼食物慢得像腔肌没了劲儿,“和你这个人说话真费劲。”


回答他的是缄舌闭口和一声轻微到听不见的叹息。


迪卢克侧身靠上冰凉的玻璃窗,看到镜面中那人在桌边昏黄灯光下的轮廓,黏在一起唇缝向下又闭紧了些。


“那什么样的答案你能满意?”


“算了,也不是什么要紧事,别搞得像咱俩之间有多不愉快似的。”凯亚捣捣剩下黏在饭盒边沿的米饭就着浓稠的汤汁埋头一口吃了下去,歪着脑袋思考半晌,扭头瞄了眼在昏暗中站得比直的迪卢克开口道:“我记得你后面应该没什么事了吧,那就别像个光棍子一样杵在这儿了,赶紧回去把暖气给修了,前两天睡觉可冷死我了。”


“哼,随你。”凯亚听到身后的人转身推门的声音,顿了顿又补上了句,“明早出任务别迟到了,我可不想过来找人,抓到你在打瞌睡。”


“嘁......”凯亚一边整理饭盒和餐具收拾到桌角,嘴里嘀咕着,“这怪脾气。”




“这里是侦察兵安柏,M3小队准备着陆,调度员收到请回复。”


“收到。前一批人员已经全部撤离,只需把剩余的感染体清理干净,带走重要数据,请尽快执行任务。”


“特歼队的人真是过分,每次都累活都给我们做。”安柏扣紧了防护服的领口,等屏幕对面挂断了通讯就忍不住赔了一嘴。


直升机的螺旋桨极速运作着,太平洋之上的气流变化莫测,时不时就让机体有些颠簸。耳边的风呜呜地刮着,凯亚拍拍安柏的肩打趣道:“没事,有我这么贴心的帅小伙陪你,稳赚不赔。”


脑门上随即就挨了一板栗,侦察兵干脆直接扭头不去看凯亚呲牙咧嘴的夸张表情,推拉着总距操纵杆开始降低直升机的高度,不假思索回了句,“就你话多,省着点力气吧!”


“准备好了没有?”迪卢克收紧背在身上的充气背包,装备都已经穿戴整齐,抿着嘴看着还没绑好背包带的凯亚。“磨磨蹭蹭的。”


脸上笑嘻嘻的凯亚撇了一眼盯着他早已不耐烦的战友,摊摊手委屈巴巴地回应:“活跃活跃气氛嘛!你这个人真不懂幽默。”


“切,花言巧语。”


“喂!我可是值了一整晚的班啊,一点也不知道心疼人!”


“看见了吗,两点钟方向的那片海岛,山体旁边的入口通往地下实验点,坐标已经发到你们的系统里了。幸存者几小时前已经全部疏散到隔离区了。几个受到感染的人员由于过激的无意识攻击被就地处决。”安柏对俩人的斗嘴已经见怪不怪,只是带着苦笑摇摇头,踩着脚蹬调整方向,一手控制周期变距杆使机体向右微微倾斜,飞进低空范围内“我还要等在这里接应后勤部队,只能送你们到这儿了。记住,首要任务还是还是之前告知的一样,数据库里的资料。破译对你们两个来说应该小菜一碟,务必将所有文件都带回来。”


“安柏,迪卢克说你直升机上的兔兔伯爵玩偶太幼稚!”


“我怎么记得是你说的?”


“你们两个......”安柏咬着牙一拳重重锤在座椅的扶手上,吼了一句,“给我认真点!”


“是!”凯亚立马一跺脚站正,撇头看着迪卢克的侧脸小声嘀咕,“听见没有?叫你安分点。”


“闭嘴!”


“另外,位于中心的观察笼里本来关着一个大家伙,也就是这次事件的元凶,意外感染之后发生了异变。”安柏无奈地捋捋头顶的杂毛,停顿了一下,语气里有一丝犹豫,“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了,救援赶到它已经不见了踪影,急于疏散研究人员并没有大规模搜索,全部撤离之后为了避免事态扩大,入口已经被封了起来。”


“大家伙?”凯亚歪头抚摸着别在左耳上的耳钉,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下,“什么样的大家伙,比迪卢克的火鸟还凶么?”


紧接着出现了意料之中凯亚先生的苦苦哀嚎,迪卢克一收回掐着凯亚腮帮子的手,凯亚就捂着脸开始叽里呱啦数落队友的暴行,结果被迪卢克一掌捂住了嘴巴,“废话真多。”


安柏假装没有看见这场闹剧,清清嗓子咳了几声:“据研究人员描述,原本是一只作为实验体的黑猩猩,早晨照往常一样例行检查的时候,它突然变得狂戾暴怒,噬咬了前去清理的工作人员还一股怪力撞破靠铁笼。短短数十秒工作人员就脸色发青表现出和丧尸一样的感染症状。而且......”


侦察兵握着操纵杆的手心缩紧又松了松,正想张口继续讲下去,突然通讯频道里响起了另一个严肃的女声:“我来解释吧,体内芯片同步的检测数据显示它身体的各项机能有了跳脱式上升,安在脖颈上的卫星定位器一直在铁笼附近静止不动,应该是在逃出的同时已经脱离了主体。”


“琴?你不是......”听到小组长的声音安柏一个激灵,脱口而出的问题没问一半就想到什么拍拍脑袋收了回去,“疏散工作已经结束了吗,果然琴带队效率就是高。”说到这里安柏过意提高了语调,瞥了一眼驾驶位后面两个正大眼瞪小眼的队友。


“嗯,不能说是结束,医疗方面我插不上手,况且有一些情报需要告诉你们。”


“奇怪,生物实验体没有配备应急的电击或者麻醉装置吗。”迪卢克听到这里插空提出了疑问。


“我们也注意到了,刚刚询问过管理这方面的技术员。”琴有些难办地叹了口气,“这也是我联系你们的原因,想要进行控制的时候发现原本在它颈上装置已经被人为拆除销毁。这件事没有想象地那么简单,你们拷贝完实验数据,找到那只黑猩猩后尽可能压制越久越好,援兵会很快赶来收活体回MSA。”


“看来内部又要整顿一次了......不说这么多了,有情况立刻联系我和安柏。什么事?”那一头似乎有人在喊她,琴消失了片刻又急匆匆回来叮嘱一番,“总之,万事小心。”


安柏朝他们比了个OK的手势,凯亚心领神会地抬抬下巴,往外伸头目测了离地面的高度。


“没问题,琴小姐。”往下拉了拉手套,熟练地戴上护目镜,凯亚朝一旁的迪卢克做了个鬼脸,“走了。”随即向舱外纵身一跃,在空中拉开了降落伞。迪卢克显然脸更黑了一度,沉吟半晌也轻轻跳下了直升飞机。


偌大的岛屿被绿植覆盖,入口周边被树林密集地包裹并没有可以降落的地方,在空中荡得正欢的凯亚不得不找个空旷的角落,然后徒步走过去。


迪卢克建稳的脚步声一直在后面不远不近的地方紧紧跟着,凯亚自跳下直升机后就没和他搭过话,也没扭头看过迪卢克一眼,就随对方在自己背后默不作声。


凯亚边走边捏着手表外壳转动切换模式,原本还显示着时间的腕表发出一道光束,在空气中全息投影出计算机屏幕,代指个人位置的小蓝点离定位的坐标越来越近。手指在一旁投射出的电子键盘上敲打着通讯编码准备给安柏拨去,凯亚抬起头望了一眼面前镶嵌在坡体中厚重的大门,狐疑地停住原地。表面细细小小的划痕让它看上去有些破旧,一点也不像科研场所该有的外表。


“不用问了。”噌一声不小的响动,低头校对的凯亚惊觉循声望去,迪卢克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他前头去了,他身后原本关得死死的大门正徐徐打开。


“怎么了?”连上线的安柏立刻开始确认情况,迪卢克微微眯了下眼,迈开步子往实验点深处走去。“不,入口大门的问题,我本来想向你确认一下有没有走错。”凯亚连忙收起投影,看着前面人的背影撇撇嘴,扶着耳麦两步并作一步追上走得飞快的迪卢克,“已经没有这个必要啦,门打开了。”


“MSA的身份ID就能打开,门口那么大的门禁扫描仪只有凯亚这个家伙看不见,指纹一按的事。”迪卢克打断了凯亚的补充,回头瞄了一眼一路小跑过来的他啧了一声。


“小心谨慎一点总没错啦。我哪知道秘密实验点那么其貌不扬呢?不知道的以为是仓库也不是不行。”凯亚不得不承认内部确实别有洞天,宽敞的走廊两侧就是一个连着一个的标本室。变异的生物器官被浸泡在福尔马林溶液里,奇形怪状的样品被装进大大小小的容器中,整整齐齐地陈列在成排的标本柜上,每一个旁边都摆着标明学名、日期以及日期的三角立牌。


观察得正认真的凯亚衣袖被相反方向的力气狠狠一拽,差点一下子失了重心。“这边。”迪卢克指了指右边通往下层的通道,“我们不是来观光游的,不想被扣工资的话手脚麻利点。”凯亚手臂枕在脑后轻快的吹了声口哨,无所谓地耸耸肩:“行行行,听你的。”


俩人一前一后往通道深处走去,路上不少被抓挠过的痕迹以及毁坏的照明设施,只留几盏在一闪一闪,凯亚不由得提高警惕捏出了把冰棱握在冰凉的手心里。


“左边第二个房间。”迪卢克掌中多了一团明亮的火球在跳动,温暖的光稍稍驱散了不安的氛围。“拷贝交给你,我望风。”


凯亚应了声很小的嗯,加快脚步赶上已经听完动静轻轻打开档案室门的迪卢克。踮起脚从散乱一地的文书区中跨过,小心翼翼地跑到存放档案的成片智能密集柜前。“XVII.......找到了!”表面上看划分好的一块一块密集柜都有各自的归属,但是灯光昏暗,凯亚不免花了些时间。将ID卡的感应条部分塞进转换器对应的孔缝。电子屏上弹出了一个连接成功的窗口,凯亚关掉提示找到了开柜的界面,按照琴发来的授权编码一字不漏地输入进去。


原本需要手动转开的圆闸兀自动了起来,合并在一起的密集柜渐渐分散开来,形成像排好的一列书架一样。靠着电子网络上的记录,很快凯就检索到了几份还未备份到总部,需要拷贝回去的资料。快速记下了在柜子上的层数及位置,凯亚按下手表边上按钮,一枚容纳芯片的卡槽从表盘一侧弹了出来,跻身进入柜子与柜子之间的空间,找到对应资料的电子芯片一一通过插入卡槽后操作复制,不出二十分钟便完成了收尾。


很快拷贝资料的读档条就到了底,确认过后台全部上传完毕,凯亚长舒了口气。从密集柜中探出头,就能看见迪卢克站在门边戒备的姿势,红发低低地束在脑后,在有限的光亮下特别显眼。


“刚刚安柏的无人机检测到了大型生命体征活动的区域。”听见凯亚靠近的脚步声,迪卢克都没回头看一眼,只是低头发给了他一份基地结构的简图并标明了位置。“离我们不远。”


刚刚收起来的全息投影一下子又弹了出来,凯亚扶了扶额头,手一挥划走了看着略微有些复杂的地形图,“走吧,这个地方不宜久留。”


–tbc–


啊我好紧张 第一次发文!妈咪们多多批评我斯米马赛!

评论(7)

热度(187)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